takemoto

如果不是你,如果不是你。
那曾经哼唱的歌曲仍就痛刻在血肉里,那模糊的回忆只叫意难平。
但是你呀,所以一切又有了新的意义。
这一切与你无关,这一切与你息息相关。

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?
我知道这句话听起来会很奇怪,
但是,大概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第二个大脑会令我如此着迷了。
他人的行为有迹可循,我自己下一秒会做出什么事我却无法判断。

不知道那没由来的悲伤是从哪年哪月沾染上的,它驻扎在我身体里,任性依附每一个细胞。

‘你并不知道那一瞬间后,我很万幸书桌上的那把刀是片肉刀而不是水果刀’

我总感觉胸口里有什么东西被挖掉了,却又被什么压的喘不过气。

我有时候总忍不住想亲手毁了我拥有的一切

我讨厌那些安稳度过童年时期的年轻人,他们自以为是,仿佛有用不完的热情与永不被磨灭的自信。
我嫉妒并厌恶他们,如果西装革履是属于他们的那我就套上夸张的脏外套。
Im a cancer stay in a corner

也许事情很简单,简单到客观的用一句话就可以概括,我只能接受结果然后继续活着。即便那件事与我有关,甚至可以说,它就是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