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kemoto

我讨厌这种感觉,心脏像是要坍塌掉,耳边尽是厉鬼哭喊的吼叫声。

她说过我的精神是个跛子,所以一瘸一拐的我不会去追赶什么人,也不知道挽留什么人。

偶尔会感觉自己是个行将就木之人。
空气很粘稠,乏力的肌肉无法把它们顺畅的吸入体内,不和谐的声音一直在脑海中,还有奇怪的,肉体腐烂坠落的幻觉。
可有什么办法呢,当我像个年轻人的时候所有的神经为过去的记忆疯狂,对嘈杂的社会痴迷。每种情绪相互撕扯也没有结果,伤害自己是不被允许的,伤害他人是不被允许的,无意义的哭泣要到处躲藏。
那就这样吧。

「人人要结后生缘,侬只今生结目前。」

她们变的样貌,连带着回忆都开始动摇。我认不出她们谁了,但希望世上那么多同名的人中,过的最好的那个就是相识过的人。

我不知道那是否是人们嘴里常说的幸福,但如果牵着你的话,我想我多少能明白些。

许多话根本无从说起,我只能压抑住那些情绪,好的坏的,鲜活的陈旧的。一日三餐的活着,越活越像个空壳。

错的,错的相当离谱。从喘气开始就是错的。

为什么他们能对这片土地上一呼一吸间都充斥的暴力视而不见。

死了没关系,活着也可以。我就是怕疼而已。